一個開心的孕婦,背後一定有個偉大的外星人.....

女人再怎麼聰明,睿智,也不可能厲害到雌雄同體自行產卵孵化出一個小孩。

既幼稚又白爛,妳曾經以為永遠長不大的那個外星人,

在"讓心愛的女人懷孕"這件事情上的內心波折一直讓我很好奇。

 

花栗鼠第一眼看見驗孕棒的兩條線,不改貼心本性,

過度興奮的開心表情,詭異到讓我看出他極力想掩蓋的驚慌,

接著是一小時內,兩眼發直無意識重複碎唸:"老婆妳有北鼻啦"這句廢話,

大概100多萬遍,來消弭內心瞬間膨脹的不安。

不知道每個男人第一次得知自己當爹的當下,是怎樣的一種表情跟態度?

不要太苛刻他們,也不要期待連續劇裡男人用那種露八齒的完美笑容,

將女人抱起轉圈,用瓊瑤式的興奮,大喊著我要當爸爸啦!那種過度誇張的版本。

現實生活中,這個時代的外星人們能像花栗鼠這樣,

至少不說出一些蠢話例如:孩子是我的嗎?(啊不然是小黃瓜的嗎?)

就已經要給他們拍拍手按100個讚了。

 

花栗鼠漫無邊際的白爛,曾經讓我以為,他永遠不可能準備好當爸爸。

就當妳以為早已多透徹生命一切,事情偏偏就不是妳認為的那樣。

妳以為他不會是個當爸爸的料,他偏偏就突然猛爆出一堆父愛來鞭笞妳的自以為是。

並且,父愛還來得比妳的母愛迅速,洶湧,這真是太奇妙的對比。

瞬間他從一隻大鬧天宮的潑猴,變成我佛慈悲的唐三藏,

從前令人恨得牙癢的漫不經心屌兒郎噹,轉變成心思縝密呵護備至。

這種突然獲得的幸福感,真是夢幻得太詭異太不真實了!

花栗鼠瞬間變得好不花栗鼠,

我忽然覺得懷孕簡直太好了,為什麼我不早點懷孕啊?......

 

從來不知道,他會做泰式打拋豬,會煮上面有奶油愛心小花的南瓜湯,

當半夜終於從疲累繁忙的公務細縫中走出後,

還一個人窩在荒島36度C熾熱的廚房裡揮汗如雨,努力拍打荒島乾巴巴牛,

期待它們變得鮮嫩好入口,只為了想盡辦法讓嚴重害喜很挑嘴的我多吃上一塊肉,

這是好久不見的花栗鼠,是在生活及壓力覆蓋下,幾乎已經消失的花栗鼠。

他終於能聆聽,能消化我的每一句話,我要酪梨,我要鳳梨,

我要吃新鮮麵包,我要的所有一切,通通都會在最短時間變出來。

栗子的到來讓我重新擁抱,那個原來已經有點遙遠的幸福瞬間,

讓我發現,一切其實並沒有改變。

如果妳家,也有一個讓妳常常氣到翻白眼的白爛外星人,

請一定要給他一個翻身的機會,讓他體驗到被需要的價值,好嗎?

 

然而,人生最恨的就是這個然而!(這樣有算抄襲刀大嗎?)

 

就當妳以為早已多透徹生命一切,事情偏偏就不是妳認為的那樣。

就在這麼歡樂完美的狀態下,就在我以為白爛不再來糾纏的超幸福狀態裡,

我們在第三個月開心地飛回台灣。

於是,在某個晨曦中,電梯裡,

正要走去樓下麥當勞吃早餐的我,會巧遇半夜出門之後找不到人,

不知去哪喝得眼睛紅哪鬼,不斷流眼油翻白眼的他,

高大的身軀蜷縮在電梯一角,看見我,眼神顯得既熟悉又陌生,既遙遠又靠近,

我在兩秒間想了很多句話,包括:還好嗎?是被誰搶劫了嗎?

或:快告訴我你的姓名地址出生年月日!

最後只問了句:先生幾樓?

然後我獲得一個最飄忽靦腆的笑容,在最燦爛的晨光中。

 

這是苦守荒島半年沒有假期,放生回台灣後的"花栗鼠夢遊仙境",

有沒有給它很夢幻?

我不會太氣的原因是因為,沒有栗子的我,也會是這樣,

沒有經歷過荒島的苦,是不可能理解這種極度渴望狂放的感覺的。

雖然我已經盡量理解,也不可能完全無感,有許多潛在的不滿仍需要自己消化,

盡量理性的合理化"我一個人大著肚子老公卻在外面喝到天亮"這件事。

已經是我這個孕婦最大耐受範圍。

所以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而白爛,就像浴室瓷磚細縫的黴菌,

根深蒂固,既頑劣又難以根除。

 

每個泡在幸福汁液裡爽歪歪的孕婦背後,一定有個勞苦功高的升級進化版外星人。

孕婦這種出了名的歇斯底里動物,經常又哭又笑黃狗撒尿,

瞬間在狂喜的巔峰,馬上又跌落哀悽的谷底。

孕婦胃口奇特任性又跋扈,每天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偉大的外星人們,除了哈腰陪笑做24小時的苦工以外,

怕食物浪費又不能逼迫害喜的妻子,老婆吃不完的食物得要照單全收,

短短三個月就搞到自己懷胎八個月,

這是一項最嚴酷的考驗,唯有懷抱真愛的鬥士能存活。

每個懷孕期間有升級版外星人守護的女人,

都該衷心感激那個在身邊默默付出一切的外星人,

原諒他們在苦哈哈的荒島上禁錮半年之後,半夜跑出去喝酒喝到天亮這種小事,

並且記得給他們鼓勵跟加油,告訴他們,他們這樣那樣好棒棒。

 

幸福,就交錯在日常這樣的起伏裡,彼此忍受,然後彼此感動。

一個人生活在台灣,想到可愛的奶油小愛心南瓜湯,

以及疲憊不堪,還彎著腰站在廚房揮汗如雨的背影,會止不住落淚;

想到晨曦中那既陌生又熟悉的飄忽眼神,

還有電梯裡要是有人一點打火機一定會著火的酒精濃度,會莞爾一笑。

世事沒有絶對,每件事情,都能找到屬於它的正面意涵。

愛讓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不開心,成為點綴幸福的小抱怨。

 

栗子從小就註定是個幸福的孩子,因為它出現在真實的愛裡,

我一輩子都不會真心跟哪個誰抱怨花栗鼠,就算他不像神一樣完美,

但他一定會是屬於栗子的最完美父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