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246   

 

 

我有一種很絕望並且自暴自棄的想法。

就是儘管我在荒島繼續呆上一百年,我的印尼話永遠也不會比現在好半分。

剛來的時候我曾跟著花栗鼠去上了兩三個星期的課。

當時他比我先到荒島已有半年,老師是以他的進度為主我為輔,

一對一上完他的進度才輪到我,

所以我常常在旁邊很無聊,人一無聊就會亂幻想。

例如我曾想像我是古代伴讀的書僮,身穿丁字褲跟馬甲在公子身旁磨墨那樣。

 

每次我們都是吃完晚餐立即去上課。我的胃不好,剛吃飽會積氣,

這些氣很聰明,它們總會自己找到出口以免囤積在我的身體害我生病。

有一次我又很無聊看著花栗鼠跟老師在上課,任思緒飄回遙遠的年代。

這次書生公子上半身赤裸,書僮我身上有穿跟沒穿一樣正幫公子按摩勞累的肩頸...

 

突然,公子大變臉,轉頭青面獠牙的對我大喊:

我忍妳很久了,妳不要再在上課時放屁了!

頓時綺麗浪漫的幻想跌入現實摔個粉碎,受傷的心被撕裂成千萬片....

雖然老師聽不懂中文,但是在老師面前這樣講我我自尊還是很受傷。

我一臉不安望向老師,老師也好奇的盯著我,我覺得很羞恥。

有些情境,對錯變得再也不重要,

來荒島前後的種種委屈突然一股腦湧上心頭,忍不住回他:

幹麻說再?我又沒有常常...

妳就有啊,老師在這妳可不可以控制一下?

屁要怎麼控制(淚),我已經盡量壓住慢慢放,而且我的屁又不臭,奇怪捏!

不要講了,老師在看....

 

幸好老師只教我們兩個,而且中間隔著花栗鼠我想老師應該是沒發現的。

反正,我當書僮的日子因為幾個屁,悲慘的結束了。

 

花栗鼠明明知道我印尼話是零,

卻經常派給我很艱難的任務來苦我的心智,勞Tina的筋骨。

例如他會在上班前很威嚴的吩咐我:

老婆今天記得叫Tina換床單,換黑灰相間有繡我名字那一套哦。

老婆,廚房窗戶跟房間窗戶還有天花板角落那些髒髒的地方趁我出差叫Tina全部清一遍。

老婆,叫Tina幫我把衣服分類好再放進衣櫥,亂七八糟的我衣服都找不到。

老婆,Chamisso的貓砂要叫她天天清!

老婆.....

老婆.....

 

我到現在,只會三句印尼話:我想吃這個。這個我不要。還有早安。

那些指令我要怎麼完成?

估狗翻譯實在有夠厲害,翻譯出來的印尼文沒有任何一句Tina看得懂!

我血液裡有一種不想認輸的虛榮,我就不相信人跟人除了語言文字以外就不能溝通!

那還沒有語言跟文字的原始人怎麼生活怎麼生小孩怎麼會有社群組織?

狗急就會跳牆,我相信我可以的!以下就是我的白痴溝通法。

 

────────────────────────────────

 

 

598555_10151238222534915_1238641810_n  

這是曾被花栗鼠叨唸的衣櫃,現在已經能分門別類保持整齊。

 

 

393123_10151238222439915_653520096_n 425391_10151238222704915_1181406503_n 524930_10151238222409915_1966976204_n  

原因就在於我在毎一格貼上的這些小紙條。左至右:polo衫,襯衫,背心....(圖多恕不全部貼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40241_10151238231869915_449277340_n  

這是我自己製作,貼在書桌前的生活常用單字表。

 

 

15507_10151238231779915_1332196952_n  

這尊娃娃有讓Tina笑了幾下這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82028_10151238231639915_243985125_n  

我照估狗翻譯的句子跟Tina說我要一隻新刷子,怎麼講她都聽不懂,拿這張給她看就馬上拿來了。

 

 

393125_10151238231719915_1647566314_n  

上:刷洗手台跟馬桶請用這種刷子。

下左:隔熱手套洗太久我請她快點拿來。下右:制服,褲子,跟襪子洗的速度請快一點。

 

 

524889_10151238222924915_1492896837_n  

每天早上要檢查熱水瓶的水是不是沒了,熱水瓶的水只能加飲用水。

 

 

532451_10151238222964915_230230963_n  

每次洗完的洗碗水請立即倒掉,小桶子洗乾淨倒放,菜瓜布晾在上面。

 

 

 

 

─────────────────────────────────────────────

 

12556_10151238222819915_1025236411_n  

藍色那塊圓板叫做防蟻墊,會招螞蟻的東西放在上面就能防止螞蟻大軍。

防蟻墊不能跟任何物體接觸否則螞蟻就會攀爬而上,

但是Tina打掃完永遠會將它靠邊,她認為這樣看起來比較整齊。

我講過不下數千萬遍Tina還是不懂,每次我也只能將上面已經爬滿螞蟻的食物丟掉。

這件事困擾了我很久很久。

 

 

68692_10151238231524915_1018494706_n  

於是我畫了這張圖貼在牆上,上面的印尼文是估狗來的,

被很多懂印尼文的人笑到爆,但是從此Tina再也沒將防蟻墊靠邊過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這樣應該不算太龜毛或太機歪的主人吧??

我想這些紙條將會陸續增加,因為我的印尼文毫無進步空間。

每天跟我講話及接觸的人只有花栗鼠跟Tina。

我已經不想再多說我一年365天,

每天24小時只能關在10坪房間內的生活怎樣怎樣封閉多麼多麼無聊。

不只朋友看膩,我都說煩了。

支撐人在封閉環境長期生存下去的動力,不是極致的恨,就是極致的愛。

我很慶幸我是後者。

再怎麼無聊怎麼精神匱乏,都有幸福這道圍牆為我擋著。

 

新朋友可點閱你住哪裡?我住在皇城裡。

或是這篇:網路斷線很想死

文多不及備載,容小的隨機亂選兩篇,

看完大致能了解為何我可以大半年不走出房門一步。

每天都關在房間蒼白得像隻鬼,生生世世永相隨之荒島幸福監獄。

 

181894_10151238222374915_992896953_n 

白痴溝通法不一定只用在Tina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