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253  

 

前兩天花栗鼠問我愛他什麼?

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從前我很會回答這個問題的。

總是隨便就可以說上他100個優點來佐證我很愛他這件事。

但是共同走過荒島這些日子,

那些回答讓現在的我感覺變得膚淺而且敷衍。

為了讓自己有思考的空間我反問他:

那你愛我什麼?

是不是全世界只有我會陪你來荒島生活所以你才娶我?

怎麼可能,如果是那樣,那應該有很多女生想來吧~~

 

喲呵!要死了有沒有!才結婚一年多跟老婆講話就這麼油條。

我們兩個年紀雖然不小了,在婚姻裡卻是幼幼班,

對於婚姻的感受度很模糊很不具體。

就像半年前的某個晚上,他突然冒出一句:

老婆,"妳"結婚了也!

為什麼是"我"自己結婚而不是我們?

 

見鬼了!

這種句型從一個丈夫嘴裡說出來也太置身事外了點吧....(o,O)

 

還有一次在網路上訂機票,填寫資料時聽到他說:

咦,老婆妳現在是Mrs.喔?

傻了你,不然咧?

 

還有還有,一次他被同事問到:

花栗鼠,這就是你太太啊?你太太叫什麼名字啊?

(其實我就在旁邊我也不知道那同事為何不直接問我就好)

花栗鼠點點頭,這是我太太啊!她叫"林小貓"。

 

林小貓是蝦餃啦??老娘明明就叫楊小蝦!

林小貓是他上司老婆人就在旁邊,現場真是亂成一團。

有沒有,我們真的很沒有彼此已經是夫妻的認知(其實多半是他)。

尤其生活在國外也不需要常常掏身分證出來看,

經常就會忘記配偶欄上已經有彼此的名字。

朋友說,等你們生了小孩就會比較有結婚的感覺!

我聽了只想說,現在這樣非常好,不一定非要有什麼感覺,

只要別再叫我林小貓,王阿花的就好。

 

前兩三天我瘋狂迷一部大陸劇"溫州一家人"。

好久沒看見這麼好看的戲,我迷到這三天什麼都沒辦法做。

劇情沒什麼特別的,就是講溫州鄉下農村一戶人家,

父親是個喪心病狂的控制狂,母親是個沒有自我思想的夫奴,

為了那個神經病父親想賺錢,太太讓丈夫把11歲的女兒丟出國,

然後丈夫偷偷賣掉祖屋太太也不生氣,

還跟著丈夫勸大兒子,一家三口跑到溫州去撿破爛住很恐怖的地方。

中間流離癲沛,經歷大起大落,最後偏執狂父親變成石油大亨,

女兒在義大利服裝界成為頂尖商人。

 

總而言之就是一直在講溫州人有多屌多利害多麼生意魂。

連歐洲商業圈都不講中國人,特別獨立稱呼"溫州人"。

例如:跟你們溫州人做生意真愉快,之類的這種鬼話。

合理說法應該是:跟你們中國人做生意真愉快吧?

連續劇演得確實豪小了點,又不是沒去過歐洲騙肖ㄟ!

最好他們都會特別標示滿嘴溫州人,也都很知道溫州是蝦餃啦!

 

而且戲裡演的跟我小時候聽說的都不一樣!

我聽說的溫州人是窮凶極惡,為了錢可以殺親兄弟那種。

大人說,溫州話是外國話,跟任何一系方言都不一樣,非常難懂。

溫州人是外國番,聽不懂也不講理,一言不合就捅死你。

看完戲我對小時候的道聽塗說有稍微改觀。

總之這是部很有深度的好戲,我自己奉為2012連續劇排行榜第一名。

 

幸好劇情簡介不是由我執筆,

不然光是聽我敘述這戲一定賣得很糟。

不知道一般夫妻會不會也很愛套入劇中角色自己很愛演,

反正我跟花栗鼠看見什麼劇情不自己對號一下就渾身不對勁這樣。

例如:電視新聞專題播報一級貧戶的生活樣貌,

他看了一定會馬上轉頭問我:

老婆如果我窮到必須生活在那種地方,妳還會跟著我嗎?

我會去賺錢啊我們有房子不會住那種地方的!

可是萬一咧,我是說如果啊妳會不會就離開我了?

喔,我當然會跟你一起啊,你傻囉?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要把Tina 帶去幫我們整理一下環境!

怎麼可能啊!都沒錢還想著要傭人....

那我們也怎麼可能會去住那裡啊啊啊!@@"

 

"溫州一家人"他沒跟著我看,只是聽我敘述。

我一直講那個父親有多神經病他去死去吃大便好了!

 

為什麼他是神經病啊老婆?

因為他眼裡只有錢啊!

蛤,那要是我也跟他一樣為了賺錢什麼都不管呢?

錢在他眼裡比親情重要,可以放棄女兒,你會這樣??

如果我會呢?

你不會的!

要是我會呢?

你就不會啊!

我就是會!

你真無聊也!那我只好帶著孩子離開你!

 

我現在這樣寫出來突然發現我們幼稚得好好笑。

在婚姻裡會有很氣很氣,

氣到很想開敲房子那種大鐵鎚車砸碎整間房子的時候。

就像昨天晚上他在床上玩女兒,用手指持續不斷用力彈她手腳的肉墊。

分貝約如拍手這麼大聲,可見手勁多強。

女兒天生個性溫順,對一切總是逆來順受,我看了很不忍心!

不是我不制止,這種時候我不能唸他,越唸他就越故意,

我索性走到廚房煮泡麵,等我忙呼完回房間吃麵,他還在彈,

我吃完麵收拾好,躺回床上,他還沒放過她。

我開口了,他充耳不聞。

像這種時候我真的很希望突然有外星人闖進我們家,

將一切粉碎成微小顆粒,包含我們三個!

 

終於,misso再也承受不住長時間的恐懼,爆發了!

她噴了一坨超大坨的屎在床上,有些還飛濺到花栗鼠手上。

瞬間我精神真的超級崩潰,我恨自己沒辦法保護Chamisso,

也瘋狂恨透了花栗鼠這種變態行為,我氣得十分沉默。

等這一團亂收拾好,花栗鼠很快躺平睡著了。

看著他熟睡的臉,腦子不停運轉,閃過1000萬種毀滅性的念頭。

 

今天醒來,

我看見Chamisso小小灰色的身體又繞著她把拔轉個不停,

一直跟進跟出喵喵叫...

我在心裡咒罵:小笨蛋小豬頭妹!忘記昨天被欺負了嗎?

接著花栗鼠拿起逗貓棒,父女倆開心的玩了一會,

根本沒人(貓)在意昨天的事。

 

看著看著,我笑了....

其實我不就是那樣嗎?

昨天的氣,過了,今天還是圍繞著心愛的他飛舞。

我沒有辦法因為他某些可惡或白濫的行為終止愛他這件事。

昨晚misso被搞到剉賽這件事我其實當下就在他的眼神裡讀到愧疚,

我相信他愛Chamisso不比我少一分,

大部分時間他是如何寵愛著她我都看在眼裡。

所以我不打算讓自己像個得理不饒人的畢區,

擺出咄咄逼人的架式跟他爭論對錯。

我們都在婚姻裡邊走邊學習,當初怎麼愛上的,已經不重要了。

愛的理由已經浩瀚到無法凝結聚焦在某些小點。

 

貓為什麼愛你?因為,你就是那個她理所當然必須愛的人。

這就是一開頭那個問題的答案。

 

380091_10151236358899915_1635463875_n  

Chamisso 陪把拔看電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