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550_10151073473664915_1149074437_n  

 


年到了,何彬重複問過好幾次,要不要掛個電話給台灣的誰?

宜正在剥橘子,一瓣一瓣。

慢慢撕著橘子瓣上錯綜複雜的粗糙米白色纖維,宜逐一數算自己的人際關係鏈。

許久,還是連不上。過年這種節日有誰可以問候?空氣中緩緩飄散一股淡淡柑橘香。

宜是沒有家人的。

獨生女,父母雙亡,沒有兄弟姊妹,很明確的孤獨狀態,何彬很清楚。

 

台灣現在有哪個誰接到自己在過年打來的越洋電話不要說高興,

就只是不要感覺突兀就好,有哪段友情能達到這種低標?

宜不是沒有朋友,有,還很多,都說很好。

但那種好又不夠滿到過年要特地從海外打電話的程度。

尤其現在智慧型手機有許多取代電話以及傳統郵件的功能,

不是特地有極其重要的事情,或是有誰死這麼嚴重的地步,

好像沒有特地從國外打電話給一個"朋友"的強烈理由。

就連朋友生孩子也一樣,在鍵盤上敲幾個文字,姑狗一張漂亮的圖片,

按下傳送鍵,就是溫暖豐厚的祝福最快速方便的表達。

透過網際網路,這個世界不再有誰迫切需要使用打電話這種通訊行為,

久了,習慣了,也就生疏了。

 

宜可以想像那個畫面:

喂,Lin,新年快樂,我是宜!

啊?宜?誰?喔!宜!嗨....宜啊?舊金山那個宜嗎?怎麼突然打給我?

喔,我不住舊金山,是在洛杉磯。

喔,我以為是舊金山,都一樣啦,都是西岸嘛!妳是想到喔?


該死的就是這句惹人厭,隱藏負面意味濃厚的"妳是想到喔"。

彷彿自己是個多沒事做,

無聊到要發瘋所以隨便找個交情不到那裡的人來打這通問候電話的人。

在何彬問她要不要打電話給台灣的誰之前,她一直在自己的節奏裡平衡悠哉著。

每天起床逗逗貓,在家裡閒晃,泡杯咖啡,

上網看看台灣新聞,寫寫部落格瀏覽一下臉書,

刷牙,洗臉,吃飯睡覺。

有時敷個臉,不過頻率不高,

因為面膜有時候會不夠用她又懶得出去買,L.A可不比台灣方便。

在台灣無論住哪,樓下一定會有兩家以上的便利商店,一進去幾乎買得到一切。

便利商店跟藥局的氾濫絕對是想念台灣的一個要素,宜覺得。

 

他們住在 L.A的偏遠郊區,都已經快離開 L.A了,

在地圖上勉强巴著外圍的一條線,硬是被圈在範圍內。

每次跟何彬到超級大,大到嚇死人的超大賣場去扛日常雜貨,宜總習慣性抓著何彬不放。

何彬去上廁所,她就扶著推車待在原地一動不敢動,有時候觀察人來人往形形色色的人,

但大部分時候,她會選擇面對商品櫃,隨便拿起一件商品,

將完全不熟悉的製作成分表上那些艱澀的英文單字,逐一仔細的瀏覽一遍,

如果何彬還沒回來,她就繼續拿起下一件商品,再重複一次核對製造成分的動作,

這讓她感覺比較安全。

她很不喜歡 L.A的小孩,無論是什麼顏色的人種,

跟他們四目相接時她總覺得這些小孩驕傲得近乎沒教養。

肆無忌憚的眼光在自己身上掃射,像一種極度無禮,無形的侵犯,

宜常不知道該怎樣回應才好。

有一次她對一個掃視自己的金髮藍眼還算可愛的小孩點頭回笑了一下,

那小孩居然一臉嫌惡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然後就跑掉了。

宜的臉瞬間發燙,迅速轉回商品架這一邊,隨便抓起一件商品假裝瀏覽。

宜能想像那小孩跟著父母回家,

在晚餐桌上跟父母提起這件事,父母會摸摸他的頭微笑稱讚,

然後他們全家就會戴上三頂各挖了三個洞的白布罩,一家人繼續悠閒和樂的吃著晚餐。

如果他有哥哥還是妹妹,就會是四頂。

宜搖搖頭回過神,知道自己偏激了,

人在不友善的陌生裡,都習慣先以敵意豎立起一道自我保護的圍牆。

她相信那個小孩只是純粹缺乏家教,自己做了太多無謂的引申跟聯想,

她開始對何彬上廁所這麼久產生不耐煩的情緒。

還是台灣的孩子好些,會害羞,會躲到父母身後靦腆觀望,

感覺得到身為兒童該有的童稚與天真。

 

橘子吃完了,宜起身走到廚房去丟一直捏在掌心的橘子籽跟橘子皮。

何彬著實丟給她一個難題,在這之前她不需要去在乎某個久未聯絡交情普通的朋友,

會不會在幾分鐘當她撥打完電話後,在心裡認為她根本就是在異鄉被關到窮極無聊,

可憐兮兮到已經沒有人可以打問候電話了才會打給自己。

最難熬的是那種間接無聲,多餘的同情。

搬到 L.A之後她漸漸不甩那些經常用嘴巴說同情的朋友,

誰會需要這種膚淺廉價的同情?太隨便的同情等同汙辱。只不過換幾個文字包裝過,

那絕對不是關心的語言,宜心裡很亮很清楚。

可憐對方的話誰都能輕易講出口,但是這些話在當事者心裡硬拗成關心真的很勉强。

會可憐別人是因為覺得自己強大,自己不那麼悽慘,

說穿了是一種透過貶損別人,變相升級自己的暗諭。

然而表象上還是接受這是關心的說法。

決裂,還是繼續?

這有很嚴重嗎?是有一點刺人,但好像沒有很大條!所以宜選擇,繼續。

人都一樣,不管用什麼方式,戳別人的時候都講得很爽,一旦被別人釘一句可不得了。

宜很清楚規則,也很努力保持風度不去傷任何人自尊。

許多人食隨知味持續這種隱性攻擊,

女人天生就是負面性極強的動物,這種技倆幹起來不費吹灰,

她們感受得到宜的退讓。

漸漸的,宜變得不喜歡跟這些人聯繫,如果這就是最後僅存的,已經沒所謂值得不值得。


原本在某個層面她很可以趾高氣昂,不理會這些七嘴八舌,自以為是的刀光劍影,

但是,在何彬要求的一通電話之後,這種神秘的安全距離將再也不存在。

其實她大可以回覆何彬:我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想要打,不要一直叫我打電話!

她甚至早就講過這句話,而且不只一次,但是何彬完全沒聽進去,

也或許是何彬真的迫切希望她能有一些屬於自己的交際。

搬來 L.A之後,何彬越來越少聽她講話了。

何彬忙,工作壓力大,又有自己的交際圈要經營。

她很清楚自己的弱勢,是被豢養的人肉寵物娃娃,最好不要有多餘惹主人討厭的行為。

某些以往的驕傲,已經在日常裡死去了。

所以連打電話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很難拒絕得理直氣壯。

她知道何彬的用意只是想要她試試他剛幫她下載好的 Viber,免費撥打國際電話。

看見何彬一臉熱忱,宜突然不忍心再用冷水潑他,

她從廚房走回來,拾起茶几上的 i-Phone

又走回廚房,一個個瀏覽起自己的手機聯絡人,找尋著也有下載 Viber 的朋友。

 

好吧!就是她了!

宜心裡有點緊張的按了播出鍵.....,

時間很久,久到宜以為線路沒有接通正鬆一口氣準備要掛掉,

就聽到接通的嘟聲,很長,很遠,

大概響了四,五聲,一個遙遠得像從清朝傳來的聲音,喊了一聲:喂~

很沒有情緒,很冷淡,聽不出喜怒哀樂,

宜直覺,毀了!

宜盡量鼓漲著乾燥的情緒,學著賣弄虛空的熱情:

喂~~JO啊,是我啊!我是宜,新年快樂!

喔,怎麼了嗎?

天啊!哪裡來的地獄使者?居然連虛偽都省略直接丟砲彈。

我是宜,妳知道我是誰嗎?宜啊!

我知道啊,怎麼了?有什麼事?

面對這種過度理智的冷箭,宜也自衛的收回滿腔虛空的熱情。

很淡但還是保持禮貌的回了句:沒事啦,只是想跟妳說聲新年快樂。

喔,妳是想到喔?

天啊!還是中箭,而且鮮血淋漓直射心臟!

最不想聽到的,還是從對方嘴裡毫不在意像毒蛇吐信一樣吐了出來。

宜慌張的回應:沒有,妳在忙是嗎?我是不是吵到妳啦?

沒有啊,沒在忙啊,只是覺得妳很奇怪沒事幹麻特地打來。還有什麼事嗎?

喔,沒事,....

那,掰囉。喔,對了,新年快樂啦。妳打來不就是要聽這一句?

嗯....我...

好啦,掰~

宜還沒來得及回上一句:掰,就聽見電話掛上的咖嚓聲。

 

宜撐著刻意膨脹的樂觀情緒到通話最後一秒。

然後在掛上電話的瞬間感覺自己像正瘋狂洩氣的氣球,

沒有方向滿室亂竄,急著將那些飽漲虛假的氣全部放掉。

認識 JOJO ……17年有了吧? 大學同學到現在,在台灣時一個月一定碰上一兩次面。

多半是因為要跟 JOJO訂購她們家的手工肥皂,

她家經營一間手工肥皂跟精油的小型工廠,透過網路跟寄賣的方式經營。

宜曾經在部落格幫她寫過推薦文章,也經常幫忙介紹朋友訂購產品,

對宜是舉手之勞,JOJO平時也很勤著聯繫,

對宜的所有細微瑣事都很認真聆聽看起來真的很關心。

每次見到她,總是笑顏逐開的跟宜閒話家常,宜一直以為彼此要好得很,

來美國前最後一次聚會JOJO還抱著宜落淚,怎麼想,這段友情應該都是真的才對。

 

來美國後漸漸疏於聯絡,JOJO的確是有些改變。

透過網路問過幾次宜還要不要繼續訂購她家的精油跟手工皂,

宜老實說光郵寄費就不划算,美國有很多好東西,以後在當地買比較方便。

之後 JOJO對於宜在臉書上的留言不再像以往那樣立即熱絡回應。

宜寫過幾次訊息跟 JOJO述說一些剛到美國時內心的煎熬,JOJO也從來沒回應過。

表象上沒有任何嫌隙,不需要任何說明,這種漸漸遙遠的距離顯得很理所當然。

但是,宜沒想過什麼時候 JOJO竟然也變成"妳是想到喔"這一區的朋友了?

 

宜想,是自己過度秤量這份友情的重量?還是兩地相隔久了真的會曬乾友誼的水分?

連她都這樣,其他人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該死!有些永遠不變的規則真的不得不相信,

千萬不要自以為能夠越軌,別人無法體會妳體會的東西。

有些人,就像何彬,很喜歡跟宜爭辯每個人都早已清楚只有何彬不知道的定律。

這世上很難的事情就是讓沒經歷過的人認同某件他沒經歷過的事,

越愚蠢的人往往越固執,或者也可以反過來說,越固執的人往往越愚蠢。

在自己生命裡千古不變的公式,讓外人用莫名的方式來解套,結論就會像現在這樣尷尬。

宜從廚房訕訕走回客廳,看見何彬一臉陽光燦爛等著迎接她,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何彬問她:怎麼樣?打了嗎?打給誰?

打了,打給JOJO

她怎麼說?一定很驚喜吧?

恩,還好吧,過年了,她有點忙,沒講兩句就掛了。

喔,這樣啊,那下次等她不忙妳再打給她啊!

宜突然感覺何彬好像過度熱情的雪那瑞,而且急迫的想要把自己變成同類﹔

但宜不是,宜一直是驕傲冷漠的暹邏貓,宜只丟下一句:

何彬,打電話的事情我自己看著辦好嗎?你以後就別管了!

 

何彬天性有某種無可救藥的樂觀與正面,他看不見陰影,常常被酸了,傷害了也不自覺。

宜經常在何彬的行為裡反視自己,借用何彬的陽光照亮心裡每一個陰暗角落。

但是人間不是只有天堂,宜認為何彬也需要確切知道某些太陽底下的陰影是如何產生的。

不是今天,但或許是哪天,宜就要跟何彬好好講一講那些生命裡的灰色元素。


然後她舒服的坐到沙發,打開筆電,連上網路跟每個臉書上的朋友熱忱問好。

逐一在每個人的動態上按讚,

包括 JOJO那則說她昨天睡前又吃宵夜減肥無望的垃圾動態。

她覺得自己像是一隻擱淺完回到海裡重獲新生的鯨魚,

每個人在這裡都好友善,氣氛也很融洽。

 

她在心裡發誓,以後無論何彬再怎麼熱切期盼,

自己再也不要打那什麼鬼電話了。絕對,肯定!

 

spring-visual2 


小蝦說說話:

這篇故事原本擬定是中長篇小說,一直寫的沒有很順暢,擱淺在檔案夾裡好久。

或許開頭已經太獨立,後面的銜接變得很多餘。

乾脆大刀一剪,用極短篇的方式呈現,現代人人際關係的冷漠與疏離。

不僅止存在故事裡因為空間的限制,即便生活在同一個城市,

因為網路的方便快速,我們似乎,已經漸漸變得不會講話了。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架構,背後也沒有要表達什麼很偉大的意念,

就醬。

Posted by 楊小蝦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33)

Post Comment
  • Lisa Chiang
  • 還是一貫犀利的筆鋒耶~~~但相信你的 viber 一撥,,肯定還是會有熱誠回應你的好友的啦~~!! 週末愉快喔~~ ^^

  • 頭香溜,顆顆....

    那是當然啦 幾乎大家都很愛我滴 噗噗..(又自己在不要臉了..X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2:51

  • 亦劍
  • 醒世短篇!!


  • 真快啊亦劍!X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3:13

  • 花非花
  • 銅牌也是牌^^


  • 校長是我中的大紅牌!^___^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3:14

  • 幻祈樂
  • 有時候科技究竟是帶來便利
    還是帶來不便
    真的讓人該好好思考一下了


  • 現在真的不大有沒事打電話的朋友了
    打了都是有事...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4:47

  • Reest
  • 所以...人的一輩子
    只要有1~2個真心的好朋友就夠了


  • 真的!死生至交,一兩個此生足矣!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02

  • 史大俠
  • 現代的人好像不太會直接講話了
    如果有一天開了痞客同學會
    我應該是裡面最閉數的一個XD


  • 我在荒島房間無聊到按 Siri 跟我講話也

    你知道Siri 是誰嗎?是哀鳳的電話秘書...可以回答你任何問題

    例如問:史大俠今天穿啥麼顏色內褲?她就會回:楊小蝦你去死啦!(設計對白)

    你看多悲哀啊啊啊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4:54

  • 花媽
  • 極短篇 也不短ㄚ !

    現在家裡電話響 都沒有人會去接
    只好先看來電顯示
    八九不離十
    都是老人找老人 !


  • 哈哈,我只取第一段 自己覺得很短咩
    這篇長度大概原來的八分之一而已,顆顆

    幸好我切掉了 要不妳頭都暈了...X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4:49

  • 野雲閒風
  • 呵呵 , 說是背後沒什麼偉大的意念 , 但卻是一篇道盡人際關係與世態炎涼的現象 , 真是好文章 , 只是 , 嘿嘿 , 真不像極短篇ㄋㄟ ..........

    您說女人天生就是負面性極強的動物 , 就讓我想起了前陣子才看完的好戲 " 後宮甄嬛傳 " , 吼 ~ 後宮爭寵明爭暗鬥 , 真是機關算盡 .............

    看來 宜 是不適合當業務行銷人員的 , 呵呵 , 那會要了她的命的 .

    確實 , 社會上形形色色的人 , 太多形式上的東西 , 讓我們容易看花了眼 , 反而距離拉開了 , 時間拉長了 , 能更清楚一些真貌 ................

    幸好現在科技發達 , 明信片雖沒落了 , 但至少還有簡訊可以傳達祝福及掛念 , 可尷尬的是 , 每次大節日傳了5~60封簡訊 , 往往回收甚至不到10封 , 心涼之餘 , 漸漸地每次發信的筆數也越來越少了 ...........

    感恩這麼棒的一篇" 極短 " 分享 , 祝福您 ~ 天天快樂 !!!


  • 後宮甄寰傳我愛看得要死
    明信片 我也愛收得要死

    我承認 現在的我沒有網路會想死 
    但是 一些古老的文件儲存方式我還是無可救藥的愛極
    照片,明信片,手寫信,有時候手寫一些紙條貼在門上或冰箱上給我老公
    這些微小的事情會讓人深切感受身為人類的幸福

    發簡訊啊....我想還是發給自己真的認為有意義的人就好...
    手機有發送至多人,這也是一種變相疏離人的發明
    因為如此一來 一通簡訊可以傳給100個人 只要是名單內
    收到的人又不是傻瓜 每個人都馬覺得自己應該是與眾不同的,
    不是唯讀就覺得起毛子不亮 不爽回 哈  老實講我自己也有這樣甩態過
    所以鼻要太傷心  我認定的好朋友,都會用心寫真正想跟她們講的話

    謝謝你這麼用心看這篇拙作,謝謝你真心分享你的感受!
    祝福你有個很愉快的週末~~^___^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15

  • 錦錦
  • 我...不會說話。

    以往大學時代還會寫寫信、聊聊電話之類,
    一出手就是寫個四五封,一封可以近10張信紙這樣,
    連講電話都可以連續聊兩三個鐘頭,
    自己都不知道哪來那麼多廢話好講的XD

    但步入社會後,就等於無形的和某些人切割了,
    話變少了,心也空洞了...


    我會等小蝦的明信片寄來:)


  • 啊嗚...說到我的傷心處...

    我會找機會請人帶去文明世界寄的...T____T

    BUT我連明信片 都沒講話喔...XD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17

  • 史大俠
  • 哈哈~這倒讓我想到生活大爆炸裡的其中一集XD
    那個印度阿三XDDD


  • 到底第六季啥時要出啊
    再也沒有比生活大爆炸好看的了 
    該死 我都要忘了你又提起!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21

  • 錦錦
  • 是說小蝦連極短都這麼多字...
    這字數量大概等於我的中篇吧XDD


  • 是喔? 
    我以為這樣很短說...XDDD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22

  • 錦錦
  • 沒關係,這樣代表小蝦文思泉湧,引經據典信手拈來啊~
    (好狗腿喔我XDD


  • 哈哈  沒關係 我愛聽!XDDDDD


    其實這篇放很久了 後面還寫了好多好多 
    這篇大改只有全部的八分之一

    所以我自己才會一直覺得很短...XDDDD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48

  • Private Comment
  • 靜 不語
  • 午安~小蝦~
    雖然是短篇,我卻看了一下午,或許一邊忙著...
    不過倒讓我一邊檢視自己的電話情感表現~
    我決定...真的要用熱情來接每一通電話~
    謝謝你~


  • 靜不語  妳好正面喔 很棒!!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5:49

  • 駒尼鐵客 Henry
  • 科技發達所以人們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聯絡,彼此之間沒有見面也可以對於對方的生活略知一二,還有對於已經很少聯絡的朋友們透過網路的FB,推特...等等的工具可以再續前緣....有時候我很矛盾這樣到底是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還是又加深了雙方的疏離感呢?


  • 的確很難定奪
    最近荷蘭發生華人少女臉書殺人事件
    也很值得醒思 現代人過度依賴網路社群聯繫的另一層隱憂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6:28

  • 文哲
  • 看到極短篇.讓我高興老半天

    結果文章越看越長..還是長長一大篇

    會嗎? 怎會( 你是想到喔!

    要是我接到國外友人的電話..

    除了高興外.還會展現出最大的熱情~~


  • 厚..真的有這麼長嗎? 哈哈

    我相信文哲哥是好客的,因為我們都是熱情的南部人!XDD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7 16:45

  • 文哲
  • 能夠打電話給自己的人

    不是親人就是朋友.又是從國外打來

    這樣已是極大的恩寵了.哪能表現冷淡之意

    對啦! 熱情.要熱情一點~~~


  • 醬就對了啦! ^___^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7

  • Isil
  • 我覺得真正的友情是不會因為距離遙遠而變淡的
    自己的經驗啦
    除非是那種以前真的跟你沒交情
    然後現在在做直銷之類的 突然打來跟你很熟的樣子
    這種我就真的不喜歡了



  • 有時候想想 會來找我們推銷的人也是不得已為了掙口飯吃
    如果產品不錯 價格在範圍內 我還是會捧場說 XD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8

  • 瑰娜
  • 我現在也很不習慣打電話....但如果有朋友打電話給我,我一定會非常開心對方想到我。

    文中JOJO與宜多年的友誼後段似乎只建立在商業買賣上...變調的友誼是很難找回來的。


  • 朋友疏離太久 沒有跟進每天的進度
    銜接不上思想上的成長
    就會產生落差 我覺得 夫妻或情人也一樣
    除非每天密集聯絡 雙方都有恆心有毅力
    否則分隔兩地多半會出問題的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6:00

  • 梅子綠
  • 剛剛在看小蝦極短篇的同時
    打雷聲把梅子綠嚇到
    趕緊關掉兩台電腦及電視
    真正驚死人的大聲柳!


  • 梅子綠心地善良 雷不會劈妳的 鼻要害怕喔 X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5

  • Taffy
  • 好像在說我的故事喔XDD
    我老公也是這種個性呀~
    自從結婚到異國後,跟單身朋友真的越來越少話題了
    反而是跟人妻朋友常常講兩三個小時的電話都不嫌累XD~



  • 男生果真都天真又鐵齒是吧...X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4

  • 霸子buuzkuo
  • 先推~~ 等休假再來慢慢看 ^皿^


  • 不急不急 慢慢來~~^___^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4

  • 汪汪比熊犬
  • 唉 ~ 電話都快成裝飾品囉....
    現在網路方便,手機裡裝個即時通訊軟體(如 : LINE之類的...)就可以搞定了 !

    我還是習慣打電話問候,至少不會有距離感...
    小蝦這篇真是直接命中要害 !!!


  • 以後的通訊說不定在頭上戴個髮箍就可以接收遠方傳來的腦電波哦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3

  • Echo
  • 不講話
    還要低頭

    如果留長頭髮還要半遮面



  • 琵琶換成頭髮嗎 呵呵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1

  • 泰瑞
  • 從頭中槍中到尾XD
    網路現在讓人的距離更近也更遠!!

    生死至交~幾個足矣


  • 中到破錶  先去拿瓶密路來喝 哈哈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8 07:05

  • 霜葉,紅於二月花
  • 能有幾個刎頸之交?別騙人了,你一輩子也就割那麼一次吧~有遇到一個就是千古絕唱了
    酒肉朋友一狗票倒是真的,不過這年頭要找你不討厭的人吃飯也要思量再思量,人也要吃吃喝喝才能活下去,所以酒肉朋友也是很重要的


  • 有知己足矣 吻頸也可以

    不是活在三國時代,刎頸就不必了吧.....太可怕咧....@@"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09 05:51

  • 莫赤匪狐
  • 哪有極短篇啊,好長喔,沒時間看完,先跳囉! (跳)


  • 哈哈 不要緊 有來刷醬油就很開心了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10 11:48

  • Elaine
  • 打給我....每個我都接>//////<

    其實JOJO只是想推薦他家的手工肥皂吧!
    意圖超明顯的.....我不喜歡這種帶有商業色彩的友誼>"<


  • 請問電話是幾番?

    我叫宜打給你!XDDDD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10 11:46

  • 拿鐵不加糖
  • 蝦蝦~~~
    偶很不喜翻帶著目的友誼欸....
    所以如果朋友找出去, 發現他重點是要賣東西,
    偶都會馬上閃人!!

    友誼就像小樹, 沒有灌溉很難成長,
    再好的朋友都有可能成為陌路人,
    不過~再這麼熱的網路時代,
    接到朋友打來的電話,
    還是會很開心的啦!!

    這篇看到末段......有點淡淡的小傷感耶!!
    我想我能懂宜的心情~

  • 友情 其實是比愛情更加玄妙的東西
    比較退,但也比較隱晦
    所以包覆很多層虛假的酥皮,
    沒有剛好發生一些事情一層層剥開 
    誰都不知道正的內陷長怎樣
    有人說 千萬不要考驗人性
    看看當初赤色大陸的統戰心理學就知道
    即使親如父子 都經不起考驗
    更何況是友情呢...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要看處在怎樣的狀況,彼此在狀況裡又是怎樣的角色

    我想的太多 寫的太少 所以 我才說這是極短篇 
    結果大家都受不了字數太多  哈哈哈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10 11:45

  • 丫頭
  • 心有戚戚焉,ㄚ頭的手機也漸漸的變成對講機用了,不知是現代的電話語彙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虛偽的假音來加強情感的距離,有時連一聲"喂"都要令人冷得發抖,所以,對一些連"喂"的音調不高昂的朋友,ㄚ頭只好等著他們打電話來,久了連電話都不想接了,如果話不投機,又何必"見面"呢!!
    所謂朋友,不需要太密集的連結,一直到現在,ㄚ頭還是喜歡寫"信"(e-mail),這是一種最沒有侵犯性的友誼的連繫了。
    雖然小蝦以第三人稱來寫這篇故事,但仍能看得出妳家花栗鼠的個性真的跟妳是絕配了,花栗鼠的天然陽光的性格,應該讓妳時時感覺人間始終有溫度吧!!
    很少來讀文,那是因為讀妳的文,得要找一個閒散的下午,泡杯咖啡細細的品嘗,嗯!!耐人尋味~~


  • 丫頭的創作令人懾服 而妳本身更是個窩心的讀者 
    文章經妳讀過 解析 瞬間充滿被潤澤過豐沃的生命

    本來這是另外一個長篇故事
    懶得寫完 修改成短篇
    把重點放在一通電話上

    接到語氣冷漠的電話會難受 
    尤其當狀況是不了解自己做錯什麼才令對方如此時
    於是不安 揣揣 猜測 度量 在一種不確定的不安裡漂浮著
      
    但冷漠不一定有確切的理由
    一輩子很長 無論無心或有意,
    每個人多少有過冷漠待人的時候

    給人該有的熱度一點都不難 只是有沒有心 願不願意
    每個人心裡衡量的那把呎不一樣,有人看利 有人看情

    沒有人能夠永遠熱烈每天活在鼓譟的情緒裡
    一個人如果一年365天,24小時百分百完全樂觀,那真是會嚇到我
    話說花栗鼠的樂觀已經很夠我看了 
    哈 但頂多80分 已經是非常人的高標指數了
    故事主角人格不知不覺套用最常接觸的人
    看來是我功力不夠 哈
    不過橋段鋪陳則是虛構

    謝謝丫頭的細細品味 一篇拙作都能被妳鑲出圈金邊 ^___^




    楊小蝦 replied in 2012/09/10 15:05

  • 莫宰羊
  • 黑默:那個小朋友
    如果敢對著我吐口水
    我會一邊笑一邊看著他
    然後說中文髒話>///<哈
  • 王拉拉
  • 真的 好讓人感同身受的一篇文
    現代的人 好冷漠 有時自己一頭熱
    卻換來全身傷後 才會大夢出醒>"<
  • DJ
  • ㄜ....我承認 我邊看時 有偷偷 測 "按"

    明明寫極短篇 不是嗎 怎麼好像 還蠻長的 @@"

    不過還是很不自主的 把才女蝦的極短篇看完了

    唉~
    以前 沒有行動電話 網路通訊的時代
    也沒有什麼不好阿~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