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51SN8-1   

 

 

 

日常愛叨唸花栗鼠飲食習慣,

油炸不健康,花生尿酸高,啤酒傷筋骨,隔餐用食易致癌.....,

而且會很火大在老梁"關愛他"時,他才開始啟動外星人聽不懂地球話模式,

淡著一張臉,不然就死盯海賊王不鳥我。

反正,尿酸指數過高飲食又不忌口到像沒有明天的他,還活蹦亂跳,

平時還算養生,又剛坐完月子的老梁,居然意外被關進綠色監獄10天。

 

病來得突然,20天月子後高燒40度好幾天,到之前生產婦產科就診,

一切正常查不出病因,醫生叮囑,持續不明高燒需到內科再做詳細檢查。

拿了可以哺乳的退燒藥回家,吃了,燒退了,也就不以為意。

花栗鼠回荒島當天,最後一包退燒藥吃完,人還能好好的送他離開台灣,

隔天馬上開始燒,自己一個人,不敢也不知道要跟誰說,

只確定是非傳染性質高燒,還能照顧栗寶,

就這樣任身體煎熬在高燒跟照顧小孩之間。

高燒前會冷顫,我居然也能發著抖幫孩子洗澡還唱兒歌....

每天毫無食慾,只想著要把孩子照顧好,照樣擠奶餵奶一個人做所有家事。

真是當媽一股堅忍不拔但一點也不可取的意志力....

持續一個禮拜,好友來訪察覺不對勁,才硬拉到醫院急診。

 

經過各科三天會診並確診,終於知道病因,

反正不是因為老梁做了什麼對不起身體的事就對了。

那是什麼喔?

啊就特別幸運啊!白人才會得,老梁是黃人偏偏中大獎。

為什麼要會診三天才能確診?

因為特殊啊!白人才會得,老梁是黃人中的一朵大奇葩~

醫生查國外論文三天三夜才發現相同病例,

搞得我很想查祖譜看是不是哪一屆有白人,如果真有一本祖譜可以查的話....

總之老梁落入他手中,他如獲至寶,這種絲被秀的案例可遇不可求....

偏偏老梁住的是教學醫院,剛好成了學生們最好的臨床研究。

每天病床前絡繹不絕門庭若市,一批批前來觀賞老梁,問的問題完全一模一樣:

請問懷孕前有沒有不拉不拉?沒有。

請問懷孕期間有沒有不拉不拉?沒有。

請問生產後有沒有不拉不拉?沒有。

請問之前有沒有不拉不拉病史?沒有。

請問家族有沒有不拉不拉病史?沒有。

請問.....

請問.....

請問.....

抗!床前有一張Q&A是不會自己找答案尼啦!

當初如果有印一張Q&A,我就可以這樣回答,但是我沒有。

 

那可以看一下妳肚子的傷口嗎?

當然不行啊!你們是神經病喔?幹嘛要給你們看你們是誰啊你們!

我是很想這樣回答......,但是手卻默默掀開衣服.......

前前後後男男女女,至少100個醫學生看過老梁生產剖腹的傷口。

我好恨自己的懦弱啊啊啊.......

 

主治醫師每日例行巡房必問: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的回答永遠是:沒有。

我這病.....,一有不舒服就大條,還能等到你巡房問診喔?

可醫生還是喜歡這樣問廢話。

其實最不舒服的,是突然住院,措手不及自己必須離開栗寶這麼久,

每天被思念囓咬,痛徹心扉,又擔心花栗鼠家人見我流淚,強忍得很辛苦。

某天,主治醫師又來問廢話:今天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我今天好舒服哦,舒服得不得了捏醫生,那這樣我可以出院了嗎!

 

結果當然是不行。

10 天治療,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永遠必須插在手上那三管軟針。

軟針有時效性,時間到就要換針頭,也就是要重新找血管再插一次,

加上教學醫院,你要多算幾針給護士去漏,

到後來,只要有腳步聲經過病房門口,我就皮皮剉。

某日,又到可怕的換軟針日,望著像吸毒者一樣密佈針孔的雙臂,

我張大眼睛認真尋找還能打,又夠大條到,不至於讓資淺護士漏針的血管,

怎麼看都找不到理想的血管.........

我開始認真祈禱,希望護士突然落賽,

接替她的也落賽,候補也一樣落賽....,反正要進來的護士通通都落賽....

不過上帝沒理我,時間一到,護士還是進來了.......

護士護士,今天換抗生素的針頭,對吧?

對啊,我等等要幫妳換了!

那妳等一下要打哪一條血管?

嗯......看妳喜歡哪一條啊......

 

妳喵咧,我哪條都不喜荒好嘛!@@.....

 

病情一直沒有好轉,一再延宕出院時間,一度頹喪到覺得再也走不出醫院,

每天躺臥病床,插著針拖著一部偵測儀器,大小便都不方便,

頭臭到躺著不動都能聞到油垢味....,越想越擔心栗寶怎麼長大,

人生中第一個母親節,獨自在綠色監獄掉淚。

 

現在醫療系統真是敏銳細膩又快速,

就在掉淚的隔天,病房來了個美麗的女醫師跟我聊天。

女醫師的香水好香,妝好濃,十根指頭搽著跟臉上妝一樣濃郁的指甲油,

頭髮誰豆得十分美麗,假睫毛有夠長到可以放鉛筆,.....不,是麥克筆......

腳上還一雙有亮片的高跟鞋......

現在醫學生真豪放啊,而且敢玩又會唸書!

我心裡想說她的內衣會不會是黑色皮質,尖端還有流蘇甩呀甩那種....

然後,她的問題打散我的胡思亂想:

嗯.....,住院後心情是不是感覺很浮躁?

我心想,廢話,誰住院會爽,但嘴巴還是回答:是有一點啦。

嗯,聽說妳有哭,生產後都這樣哭嗎?

哦,我想寶寶啊,他還這麼小,就沒有媽媽在旁邊....

嗯,....(對,你們也發現了吧,她說話很愛嗯嗯嗯...)

嗯,生產後,有曾經想帶寶寶一起走的想法嗎?

當然有啊!天天都馬有在想!

痾....(花容失色)?

對啊!我天天都想帶他去外縣市玩啊!

嗯,我是說,帶寶寶一起,想不開ㄟ.....

喔,那倒沒有!愛他都來不及了.....

嗯,我聽說妳遺囑都寫好了.....

啥咪遺囑?聽誰說?醫生妳哪位啊....?

喔,這是我的名片,妳要是心情又不好隨時可以找我聊天。

醫生踩著亮片高跟鞋走了,留下一張名片,以及空氣中殘餘的香水味。

名片上印著:XX 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神科醫師:XXX。

妳喵咧精神科是怎樣是怎樣啦!?

老梁哭兩下就變神經病了尼啦?啊想小孩是都不能哭尼啦尼啦尼啦

後來我想栗寶哭,都要很小心看附近有沒有忍者在觀察我......

 

終究我還是出獄了!

出了那座削弱我對生命中擁有的一切抱持理所當然態度的綠色監獄。

原來,能緊緊擁抱我的孩子,是如此珍貴的日常。

其實還是很感謝XX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所有細心的醫護人員,

雖然一直漏針,雖然一直問我舒服不舒服,雖然最後還被當成憂鬱症大嬸,

但整個治療過程讓我感覺台灣醫療環境真的值得國人驕傲。

乾淨,專業,快速。大家真的不該隨便浪費這麼寶貴且得來不易的醫療資源。

 

非常感謝我的婆婆,住院期間不辭辛勞照顧我,

每天一早上菜場買菜煮早餐送到醫院再去上班。

感謝教會蔡小姐無償無私幫我照顧栗寶,感謝花栗鼠姑姑接手。

更感謝好友Alice,打死硬拖我上醫院急診,沒讓我病發掛在家裡。

 

青春以來的驕傲,讓我不願伸手,不願低頭,直到老都不懂轉彎,

蹲過這間牢,明白這世界,一個人是無法順利活下去的,

只要是人,都有需要人幫助的時候,因為我們是人,不是神。

接受幫助不會掉一塊肉,知遇感恩,有一天我們也會遇見需要幫助的人,

然後就可以當那個伸出援手的人。

 

這兩個月前的事,不用祝我早日康復,我現在灰常的舒湖!

阿哩阿豆港謝關心狗渣一嘛速!

 

 

IMG_5270  

關了我10天的綠色監獄。

 

IMG_6766  

栗寶最新劇照!3m2d,德國隊冠軍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