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923430  

 

 

 

我應該是全世界最小心避免感冒的孕婦了。

不管23或13度,出門必備帽子,口罩,圍巾大衣,

即使只到樓下超商,也一定穿鞋穿襪,決不貪方便穿夾腳拖。

怕病菌傳染,朋友約看電影或吃飯,

明明想去得要死,大部分還是眼巴巴推卻。

到醫院產檢,或外出買民生用品,或是偷吃麥當勞時,

立即變成金庸小說裡的順風耳,仔細聆聽前後左右有沒有人在酷酷掃或吸鼻涕,

一發現附近有毒,馬上施展凌波微步,有多遠閃多遠。

 

這樣小心的我,還是在第32週又兩天的前天晚上,生病了。

雖然病因不是感冒,但還是有點生氣自己的不小心。

懷胎八個月,變成蜘蛛人,肚子肥美四肢纖瘦,動作上沒怎麼感覺笨拙,

過年跟表妹碰面時,被形容:也太健步如飛!

腳扭傷的她在我後面一跛一跛大叫,要我等等她。

所以說,人不能太"靠勢",搖擺沒落魄的久,

就在天氣驟冷的這兩天,自以為靈活的我,

在沙發大辣辣扭轉身體時,拉傷了我的背。

 

聽起來沒什麼對不對?

我一開始也覺得沒什麼,白痴白痴的跟花栗鼠道晚安,躺在床上玩了一會手機,

等眼皮重到大概500斤時,拉上被子準備就寢。

這時背部開始傳來一陣異樣的感覺,簡單講是人體極限難以忍受的酸+痛。

好像有人用一隻特大號別針將我的背捏了幾層皺折然後別上,那種糾結解不開的感覺。

如果不是因為懷了栗子,我一定會開始往靈異方向聯想,

泰國鬼片看多了,難免想到背後扛著個看不見的人那一幕....

不過現在因為懷了個帶把的,這幾個月晚上感覺陽氣很重,睡覺暫時不怕鬼~XXDDD

反正就是酸痛到極點,比火燒還難受,窒悶到要抓狂,身體痛苦的怨怒要是化成氣爆,

可以炸碎整棟建築物而且憑碎片看不出來原來是建築物這樣怨!

 

眼皮500斤的重量並沒減少,還增加到800斤,栗寶一定非常累!

但背後傳來的痛楚又一再而再逼我到清醒的懸崖邊。這是凌遲!

煎熬到半夜三點,在連續上了10幾次廁所後,胃開始忍受不了,吐得壯烈悽慘。

當時並不確定自己是拉傷還怎樣,只知道難過到要死掉,

腦子突然閃過一個相當恐怖的醫學名詞:主動脈剥離。

聽說主動脈剥離不但痛苦萬分,而且快到來不及救,就掛了。

三歲開始的人生幻燈片,開始跑馬閃過眼前......

跟花栗鼠幸福快樂的過往,歷歷在目.....

我要死掉了,栗子,馬麻掛了誰來救你?你爸在赤道睡得像頭豬,

馬麻陸續傳了10幾通求救的 Line 他都沒反應.....,栗子,我可憐的孩子.....

 

等撐到五點,分兩次吐完睡前的宵夜,分別是:

在胃裡已經發酵的幾口變酸的牛奶,跟消化到一半的葡萄乾吐司後,

我馬上知道,這不會是主動脈剥離,因為主動脈剥離快到你來不及想,就掛了。

不是鬼,不是主動脈剥離,那就一定是扭傷!

栗子,我們母子還是能相見的,一生的跑馬燈,跟愛的回憶都可以收攤了。

我雖欣慰但高興不起來,因為身體狂烈的痛苦仍持續著,

將前三個月孕吐的難受加上孕期承受的其他所有痛苦總合,都沒有這一夜這麼濃烈。

 

還覺得拉傷背沒什麼嗎?

背啊背,我錯了,我不該瞧不起拉傷這件事!

背拉傷這件事嚴重死了,值得嚴肅對待,比感冒跟鬼厲害太多了請不要再來找我拜託!

經歷崩潰的一夜,好不容易撐到天亮,

我好像跟惡鬼纏鬥一夜的受害者,精疲力盡,

但鬼片的鬼天亮就退了,拉傷的背並不會在天亮就好起來,

渇了喝個水,連膽汁都吐出來.......

 

再一次慶幸我回來台灣待產,台灣除了醫療交通都很方便,

還有就是拉傷背也很方便。

除了棒球,跆拳,撞球,拔河,台灣還有臥虎藏龍在巷弄間的喬筋骨師父!

每個台灣人一定有親戚朋友,或親戚朋友的朋友親戚,認識哪個師父喬筋骨很厲害,

他們是城市裡真正的無名英雄,

專門解救懷胎八個月半夜拉傷背,老公又不在台灣的孕婦,

應該要跟國手,醫生,老師,消防員一樣受人景仰!

經過師父巧妙運功,除了避開栗子,

其他都跟我小時候玩芭比差不多一樣玩了我幾下之後,

背後那根別針突然就鬆開了,這一切真是太奇妙了!

我簡直感動得涕淚縱橫,雖然知道這樣看起來像神經病,還是忍不住當場拍手叫好。

真想搬個神乎其技的匾額,或打隻幾斤重的金豬讚揚他!

不過雷洛時代已經過了,也就算了,這年代流行將感動默默放在心裡。

 

台灣太好了!

我無法想像在國外拉傷背得要到醫院搞多久,經歷過幾個夢靨般的夜晚才能解脫....

在台灣,Well...,10分鐘,給你一個清朗舒爽。

祝福大家身體健康,無論有沒有大肚子,在國外還是台灣,永遠不要拉傷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