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ntine-day-love-letters  

 

 

栗子:

元旦快樂。2014 是馬麻跟把把人生重要的一年,

因為再過不到三個月,你即將離開馬麻的肚子,親眼看見這世界。

不知道每個把把第一次看見護士手上抱來那團皺巴巴的小臉時,

都是什麼反應?

有時候你把把白目的天真,讓我感覺他離"把拔"這個角色好遙遠。

 

猜猜,誰會說你在馬麻肚子裡踢踢是馬麻肚子抽筋?

誰會說你的超音波照好醜好像 ET ?

誰會在馬麻擔心的說,這次產檢兒子的重量比正常輕了四天時,

故意煩死人的重複碎唸:那怎麼辦那怎麼辦,他會不會每天越來越輕,

今天輕4天,明天輕8天,後天輕16天....輕到最後變不見啊?

誰會這樣以馬麻的惶恐不安為樂,誇大渲染,白目到家?

誰會在馬麻滿懷感動問他第一眼看見你時會有什麼反應時說:

我可能會看一眼,然後說"喔",這樣。

如果馬麻問的是:老公排骨飯賣完了改買雞腿飯好嗎?

他回答"喔"很合理,但第一眼看見你,是在"喔"哪一條?

真的很不懂,等你長大再自己問他。

 

其實一開始你的到來並沒給我們家庭帶來多大的歡樂或凝聚力,

我跟把把因為你的存在被迫分離,一個人經歷懷孕過程,心裡已經夠多掙扎,

回台灣後看的聽的,又滿滿都是因為你,所產生的煩惱。

馬麻曾一度覺得,你似乎是個 Trouble Maker........,

讓爸爸必須一個人在荒島辛苦;讓阿罵極度擔心孤單的把把,心煩看不見的未來;

讓媽媽獨自經歷與面對生理上許多不愉快的變化,以及生活不便的煎熬。

我們家好像註定沒辦法只享受迎接新生的喜悅,好像是個不適合有孩子的家庭,

但你還是來了。

 

這幾個月,馬麻一直沒有對你特別好。

資源沒有很多,一個人能力有限,馬麻要照顧的不只有你,還有自己的心情。

有時起床後,就一個人傻在客廳沙發,想著赤道辛苦的把拔悲傷落淚,

等到你踢踢,馬麻才想起該為你努力想點快樂的事情。

吃的沒有特別營養,偶爾還會喝咖啡跟茶,

儘管網路上有100多個熟或不熟的阿姨一致建議,馬麻還是沒特地為你放幾次音樂。

強迫把你關在跟馬麻一樣孤寂的黑洞裡,每天把你當個大人般對話,

講一些艱澀到馬麻自己都無法消化的,成人世界的紛擾。

有時我看見別人的馬迷在喝滴雞精,或一早就將 0~3歲的嬰兒用品全準備好,

會有突發性的酸楚,懷疑自己跟她們是不是不一樣?我這樣,是否有資格當好一個媽?

一個好媽媽是不是不該希望自己孩子生下來就有20歲的成熟度,

是不是不該不耐煩,一心期待直接跳過卡通,兒童劇場跟頻道,還有令人抓狂的哭鬧。

 

2013.Dec. 24 ,聖誕節前夕,睽違一個月再度與你相見。

每次都是馬麻一個人去見你,感受你,這件事也經常讓馬麻情緒很低落。

醫生手上的滑鼠在馬麻肚子上游走的範圍越來越大,我驚異於你的獨立。

永遠正常成長的頻率讓我感覺,你比馬麻成熟多了。

儘管馬麻餵養過你不少悲傷孤寂,儘管常常逼你陪我在黑洞裡啜泣,

吃得不夠營養,也不愛聽音樂,

你都不賭氣,不挫不餒,自成一格努力成長著。

叫人怎麼不愛上這樣的你?你怎麼可能會是 Trouble Maker!

原諒馬麻曾經這樣想你,畢竟每個人的人生都沒有一套範本可以遵循,

突然要接受自己即將有個兒子,馬麻的確需要一點時間,

或一個讓自己豁然開朗的契機,譬如那天看見超音波螢幕裡不安分扭動的你,

感受到生命自然成長的力量多巨大,個人的小悲小喜多渺小。

在那之後,胎動賦予的意義突然變得不一樣。

 

請原諒馬麻的慢熱。

謝謝你來到我的生命以及隨之而來的啟發。

這是個複雜的世界,黑白不絕對,是非難分辨,表面上看起來不怎麼美麗,

有一天你會問我,幹麻帶你來到這個頹廢墮落的世界?

但是孩子啊,你聽馬麻說,

能讓世界美麗澄澈的,不是世界本身,而是自己的心跟格局。

就像現在,每當你踢踢,馬麻的心就能飛揚到喜馬拉雅山。

人可以不聰明.但不能停止思考,人可以悲傷,但不能失去感動。

我們改變不了世界,卻可以改變自己的心跟視角。

 

把鼻雖然白目,還是很關心你,

在馬麻為了那聲"喔"超級大不爽正要展露獅吼功的時候,

他有非常努力的解釋說,他的喔是"非常非常感動"的那種喔。

在馬麻說聽不懂什麼叫"非常非常感動的喔"打算繼續盧的時候,

把拔馬上緊急宣示,感動的"喔"就是會伴隨感動的眼淚,的那種喔。

還是沒有很懂,不知道啦,

反正你長大再自己問他,感動的"喔"到底是哪種"喔"。

 

                馬麻 2014.Jan.01 

 

imag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