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醒得晚,摸摸塞在枕頭旁的 i-Phone,一看都九點了。

毫不眷戀趕緊離開陰冷寒冬裡溫暖的被窩,到冰冷的廚房拿鍋擺盆。

不敢微波,不畏麻煩在炒鍋裡注入濾過的開水,擺上蒸架,

打開瓦斯爐,準備蒸前一天晚上從冷凍庫移置冷藏,已經退好冰的手工芋頭饅頭。

吃完饅頭喝了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好像交了什麼差一樣,

啊!有好好吃一頓早餐,日行程表 Check 一格。

 

一個人買菜不是容易計算的事,還得克服一個人煮一個人吃的孤單,

跟每餐都要洗鍋碗瓢盆的麻煩。這幾個月洗碗的頻率超過過去三年的總和,

一天有三分之一時間都在洗該死碗跟天殺的鍋子,

永遠洗不完的菜,削不完的果皮,天一冷,手都洗破了,手背上青筋開始突顯,像農婦。

常常一個人在流理台前站到肚子酸,一切繁瑣結束,竟然感覺能好好坐到沙發就是一種幸福。

 

從來不知道生活格局可以這麼狹隘,色彩可以這麼單調,

孕婦一個人生活不難,難的是這些無聲的日常。

因為一個人,所以除了栗子每天在肚子裡踢正步外,周圍沒有任何回聲。

沒有任何正面的價值鼓勵,重複日常這些步驟便顯得好制式跟冰冷。

凝結在一種全世界只剩下我跟栗子的全靜寂狀態中,遲疑在這一切都為了什麼的迷惑裡。

前不久在網路看見一則慘絕人寰的真實案例:

一名加拿大女記者在非洲某國被掌權的軍隊俘虜,

囚禁幾年當中不斷被輪暴,期間還懷孕,生了綁匪孩子.....

這則報導曾讓我感覺,懷的是自己愛的人的孩子,已經身處天堂。

隨後又為自己這種想法感到羞愧。

難道真的封閉到必須將自己的無助轉嫁到別人的悲慘上才不感覺孤獨.....

用別人悲慘的量尺來度量自己的幸福真的很無恥,真正的快樂不該是因為看見別人的悲傷。

 

以前一個人非常灑脫,什麼都管他去死,每天外食,不知吃進多少黑心油,

慣用微波,500年看會不會開一次瓦斯爐,最拿手的菜色就是泡麵加蛋。

在荒島每天空腹先喝三杯咖啡,睡不著就不睡,起不來就不醒,

傭人煮的菜不好就不吃。

吃什麼水果喝什麼水?為什麼要作息正常?為什麼吃飯要定時定量?

Well....,一切都沒有為什麼,一個人老喜歡作賤自己,鬼都擋不了,

聽不懂教不會不肯學,久了別人也不會再管你怎麼死,生命就這麼回事。

人總要在某些事件上蛻變,學會修正自己,

那些學不會的人,或許只是因為被一群人圍著寵。

 

大致而言,生命仍是快樂的。有健康,有歡笑,也有愛,還有按部就班的踏實。

世界上任何負面都是可以花時間去習慣的,

習慣了就能從容應對,例如貧窮,或是..........孤寂。

在某些衝擊性非常強烈的負面因子面前,區區一個小孤寂,顯得多麼微不足道。

所以,我相信我仍是快樂的。至少我正為了一個確實的目標努力著,

這個目標現在老是很不客氣很用力的踢我,似乎在宣告他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我正在想,冰箱有哪些菜,中午能煮什麼?

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先去洗早上的鍋子盤子跟杯子,然後才能洗菜.....

啊,手背這該死的青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