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i_imgproxy

 

 

 

好不容易調節好一個人的生活姿態,

好不容易強迫自己列出"不需要花栗鼠也能活得很好"的100種理由。

例如:胎兒並不需要爸爸的安撫跟鼓勵,有一個非常會幻想的神經病媽媽就好。

例如:再也沒人打呼吵我,或,瘋狂捏我腳指頭講一千萬遍也不聽。

又或者:不用擔心一個愛喝酒半夜出去到天亮才回來的人卻又不敢講,

徹夜輾轉頭髮白150根,承受巨大精神壓力......

 

人都有自我保護機能,每個人都會遇上生命中的不得不,我遇上了,

所以只能拿把無情的刨刀,剮掉那些增加一個人過日子難度的東西,

例如他的善良貼心,跟大部分我深愛著的一切。

你要狠下心,刻意放大對方不在身邊的好處,

才有辦法麻醉那道被思念灼傷到潰爛流膿的傷口。

 

只有沒經歷過的人,才會輕描淡寫飄下一句"要堅強",

我也不懂,到底是還要堅強什麼東西?

告訴一個已經非常堅強的人"要堅強",

就像,跟和尚說,你沒頭髮或你不能做愛一樣多餘跟愚蠢,

它一點安慰或溫暖的成分也沒有,只有無盡的空虛跟冷漠。

 

我說,好不容易調節好一個人的生活姿態,列了100個他不在的好處,是吧?

然後,他就突然提早回來了.....

像從幽暗冰冷的海底最深處,突然攀升到艷陽高照的沙灘,

狂喜,或哀傷,都是一種需要時間消化的濃烈情緒,

尤其當你知道,曙光停留的時間有多短暫。

決不能抱著過多冀望,不可能擁有真正的確定跟安心,

心得隨時準備好空著,情緒飄飄蕩蕩,討厭不能太認真,生氣不能太用力。

以前一起生活被氣到七竅生煙的畫面,成為一種消失的幸福,

再也無法甩頭翻臉,無法真實的撒潑,發怒....,原來,這就是距離......。

 

三個星期,很快可以調節回兩個人生活的姿態,

重新習慣右邊躺著一個打呼越來越大聲的他,

習慣他嚇死人高分貝的手機鬧鈴粉碎每個早晨的安寧,習慣有人幫我倒垃圾,

習慣每天起床的親吻與擁抱,習慣他的呼吸,笑容,

習慣每天聽100遍我愛妳,習慣被一雙溫柔的眼眸,無限愛憐的注視,

習慣有人寵有人放任我的驕縱.......,21天能適應的美好,多到難以想像,

你甚至會習慣到,天真的將瞬間當成永恆....

 

我是真的以為,自己已經很夠堅強。

前一天他整理好一張晾在角落已久的椅子放在門口,準備給肚子越來越大的我當穿鞋椅,

看見他期待的表情,我冷漠吝於施捨一句稱讚,他盡心打理好家裡,我沒有一個擁抱......

我就打算這樣不爽下去,不爽是我的武器。

他離去的當天,我盡量保持沒有情緒,

上午為了他忘記倒廁所垃圾桶這種小事不爽,

不爽真是太好用了,它絕對是地球上分解傷心的最佳防衛武器第一名。

 

一臉陽光燦爛,我讓自己看起來很快樂到不行的告訴他,

等等在巴士站送完他,我就要步行到秋紅谷拍泰迪熊,再到大遠百進口超市買榖麥片。

豐富的行程讓他很放心,他讓我等等傳泰迪熊照片給他.....

然後,巴士到了,

他上了那部乘客少得可憐的統聯,背影看起來,揪人心酸的孤獨.....

喜拔咧......

為什麼巴士人要這麼少背影要這麼可憐?

為什麼今天的氣溫他喵的這麼低這麼應景?

為什麼他很放心我看起來沒有很傷心這件事,讓我更傷心?

為什麼他喵的他老是這麼貼心只為我想?

誰要去秋紅他喵的什麼谷拍什麼天殺的泰迪法克熊!

鬼才去什麼大遠百!買什麼布榖鳥麥片!

扯東扯西,只是不願意讓你發現駐留原地濃得化不開的哀傷......

不願意揭開內心那層脆弱,

只是想,一個人好好消化見不得人的淚水......

只是希望,能讓離別不傷,至少顯得不拖泥帶水。

 

栗子以一定頻率翻動著,淚水滴落在已經很有感的大肚子

Well.....,不能再亂揮霍這份脆弱,人不可能一年365天,

一天24小時都泡在悲傷裡,那未免活得太任性。

面對思念或離別,得盡快讓自己變回沒有知覺的麻木人,

離別不傷,不傷離別。

 

1234012_554671737919475_81330921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