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衣櫥上一排光影,陽光透射過木百頁縫細,一個圓接著一個圓排成一直列。

太陽升起了,又是一天的開始,栗子又長大了一天。

我賴在床上,明顯感受到頸背噴來一波波規律的暖氣,夾雜唾液發酵後的酸臭味。

一隻黝黑的大手從背後環繞過我的腰,手掌落在裝著栗子的肚皮上。

不再是一個人,就好捨不得天亮來臨,每數一個天亮,離別的距離就越來越短。

醒了也捨不得移動,甚至不敢大聲呼吸.....,只是一直盯著衣櫥上那排光影。

很白癡的想鎖住瞬間的永恆。

鎖住他的鼻息,鎖住臭口水味,鎖住這個冬天早晨,屬於我們寧靜的這一刻。

生命貴在無常,如果人生可以輕易凍結,隨便就能像 DVD按住暫停,我們就不會珍惜。

 

他終於還是醒了,他不像我,這麼細膩,想這麼多,

他醒了就是醒了,就是要喧喧擾擾向全世界宣告,老子醒了!

如果今天先醒的人是他,他不會有興致看那排光影,也不會在意碎了滿室安寧。

他會刻意跟明明還睡得很爽的我不斷對話,也絶不可能壓低盥洗製造出來的噪音,

大便更用力擠,你能聽見空氣伴隨穢物從他腸子高速擠壓噴射出來的噗噗聲,

他會故意在床上製造騷動,隨意扭動龐大的身軀,笨重的跳上床讓妳彈起兩三下,

在妳耳邊大聲講電話。等妳理所當然,氣急敗壞醒了,

會聽到他很可惡,無辜又假掰的說:哦,老婆,我吵到妳囉?

 

從前我極討厭這樣的粗糙,總覺得這是一種極度自私的不善解人意,

但是,距離真的會霧化一些難以忍受的日常。

 

感到他醒來,我好整以暇閉上眼睛,等待一齣吵雜戲碼上演。

不到三秒,我就聽到一連串慣性的大呼小叫:

老婆~~老婆~~妳還在睡啊?老婆我醒啦!我昨天打呼有沒有吵到妳啊?.....

老婆,妳有沒有要用廁所啊?我要去大便啦!

(別忘了這時候他都是跟 "正在睡覺" 的我講話,

真的難以理解為何白爛可以這樣日日月月,歲歲年年一成不變啊啊啊?)

 

一天就這樣開始,我緊握他放在我肚皮上的手,

認真的感到,這種行為預測的熟悉,是一種不可多得的幸福。

老婆,妳在笑什麼啊?老婆妳醒啦?老婆妳被我吵醒啦?

老婆,栗子醒了沒呀?

老婆......(不拉不拉.....),

老婆......(不拉不拉.....),

老婆!....老婆......

我忍不住在床上笑翻了,真的很難跟他解釋我的笑點。

 

這個早上,他第一次觸碰到栗子的胎動,以為這瞬間會有多感動的場面結果並沒有。

老婆,妳肚子抽筋啦?

沒有啊!

有啊!在我拇指那裡,妳肚子抽筋啦!

拜託,那就是胎動,是你兒子在踢好嗎~

怎麼可能啊他還那麼小,明明就是抽筋!

他已經五個月了OK!!!??? 這位爸爸,五個月還不踢你就要擔心了!

那是抽筋吧老婆......

 

老讀者都知道,花栗鼠鬼打強盧小小的功力有多強,最厲害的律師遇到他都會吐血!

他執意要盧說那是肚皮抽筋,就不會有人贏得了他,

等辯駁完那不是抽筋,一切感動就再也不感動了這樣......。

白爛不是一天造成的,對於白爛者來說,真的是條條大路通白爛啊!

 

人生有趣,是因為可以不斷進化,不斷學習,你永遠不知道明天的自己會演化成怎樣,

因為現在的哪些際遇,催化了哪些思維,

我們一直在前進,變動,好適應一切的風起雲湧變化多端。

所以身邊那些永恆不變的瑣碎,便顯得彌足珍貴。

所以,從小到大永遠開著的美食小吃攤,會讓人心頭泛起溫暖;

所以,他每個早晨的吵雜,響徹雲霄的屁便,臭口水,

肥嘟嘟的胖肚子在床上扭來扭去彈醒睡得爽歪歪的我,

還有一堆子白爛到不能再白爛的白爛事蹟,都變得如此可愛。

 


1459773_10151851607724915_1782574712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蝦 的頭像
楊小蝦

楊小蝦黑皮劇場

楊小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